第七百八十章,极境之上

?热门推荐:
????吞噬了难心之后,谢必安看了一眼自己的两具道体,深吸了一口气。

????“现如今已经三具极境肉身,若是融合不知道能不能冲破极境巅峰这个境界。”

????若是能够破境极境巅峰的话,恐怕实力都能与不可言相媲美了吧,到时候自己只要离开了这虚空监狱,面对掌智者,那也不过是一个巴掌就能解决的事情而已。

????这么想着,谢必安原地盘膝坐下,两具道体瞬间融合而来,道体融入本尊的那一刻,谢必安的气海瞬息间胀大数倍,就相当于两位极境的所有仙气一瞬间贯入气海之中一般。

????随着气海胀大,谢必安的额头冷汗直冒,魂海同样如此,巨量的魂魄之力直冲而来,差点就将谢必安给撑爆了。

????好在谢必安的幽冥之气融合了生命本源,在气海和魂海被涨裂的那一瞬间就开始修复,整整一刻钟的时间才彻底平复下来。

????气海和魂海平复之后的谢必安松了一口气,可这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,融合了气海与魂海,接下来的就是境界了。

????就在三者境界相融的瞬间,天穹之上忽然大震一声,天崩地塌,昏暗如夜,以谢必安为中心,浩浩荡荡的天地能量四下排开,远至百里开外。

????所过之处千斤、万斤巨石飞出数十里之外,十人环抱的大树尽拔出土,腾上云霄,野兽、树木、土石等被卷入空中,又随风落下,十万大山尽为齑粉,天地之间,一片狼藉,让人心惊胆战,触目惊心。

????端坐在浩劫中心的谢必安所受压力之巨大,简直匪夷所思,好似天地同时向他压来,以一人之力撑开。

????随身受强压,但是谢必安的目光之中却闪烁出惊人的光芒,“果然如此,极境并非重点,看来只要扛过这天地施压,便能超越极境,步入新的高度。”

????虽然发现了这等惊天大秘密,可现在的谢必安可谓是非常危急,天地施压可并非只是天地法则而已,万事万物都将谢必安视为仇敌,不顾一切的阻碍着他登上高峰。

????“噗!”

????谢必安盘膝而坐,脊椎弯曲,被压的死死的,一口鲜血猛然喷出。

????与此同时,远在万里之外的无相城神只殿内,物相巨灵才刚刚解开谢必安所设下的阵法,一声轰鸣便已经传来,吓得他猛地转头看向北边的天穹。

????“这……这股力量,到底是什么人,难道那位谢道友还隐藏了实力不成,若真是如此,恐怕即便是难心也不是其一合之敌了。”

????无声山废墟之内,谢必安嘶吼着,双手撑地,艰难非常,体内的幽冥之气与魂魄都被天地镇压,根本无从反抗。

????但是谢必安可没那么容易认输,气海之内太极莲花砚腾飞而出,化作巨大的虚影将他罩住,顷刻间,压力骤减,谢必安艰难的站起身子,抬头看向天穹之上。

????在那里,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符文缓缓显现而出,遍布目所能及的整片天空。

????下一刻,符文轰然下坠,向着大地狠狠拍了过来,谢必安狠笑一声,大手一抓,黑剑出现在手,带着太极莲花砚腾飞而起,直冲云霄。

????“老子的命,谁也别想掌控,给本座死去!!”

????怒啸声中,谢必安一剑刺出,这一剑包含着他的一切,意志、力量、与不甘心,狠狠的向着那道符文刺去。

????这是谢必安至今为止刺出的最强大的一剑,融合了两具极境道体,他这一剑的威力早已超越难心的巨斧,这一剑即便是要白玉罗盘来挡,怕也会在瞬间轰然炸碎。

????与此同时,在虚空监狱之外,掌灭界一家酒馆之中,不可言与掌智者对坐饮酒。

????忽然间,不可言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一般,手中酒杯微微一顿,随后露出一丝微笑,“这小子还真是个天才,竟然连我设下的极致都能看到,不错不错。”

????“不可言大人,你是在说谢必安吗?

????难道那谢必安已经快要走出虚空监狱了?”

????掌智者有些期待的开口。

????他自然期待谢必安走出监狱,只要离开了监狱,想必就有那个实力灭杀不可言了,到了那个时候,自己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主宰。

????“早着呢,不过是做了件稍微了不得的事情罢了,但若想离开虚空监狱,还得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????不可言一口将杯中就饮尽,微微皱了皱眉头,“这酒……不好喝。”

????虚空监狱内,极北之北。

????谢必安那一剑刺出,天地变色,乾坤颠倒,黑白双色于天地上下腾飞,符文盖下,与剑锋相抵的那一瞬间,一道强光洒落。

????整个虚空世界一片空白,就好似一切都不存在一般,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原本就稀少的天地灵气在这一刻荡然无存,草木枯萎,山河震动,宛如末世降临一般。

????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白光终于散去,虚空界重归平静,灵气重新滋生出来,所有人都一脸惊恐的看向四周,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????极北之北,原本无声山所在的地方,此刻之剩下一个巨大的深坑,深坑横跨百里之远,坑底光滑似镜,深坑内好似存在这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,有碎石块悬浮宛若水中一般。

????谢必安手持黑剑,披头散发,低着头,站在最中央的位置,血液自他体内渗出,向着四周飘荡而去,根本没有引力可言。

????许久许久之后,谢必安才忽然咳嗽了几声,吐掉了嘴里的血渍,苦笑道,“还真是不容易啊,虽然知道了极境之上还有境界存在,可若想踏入其中,绝非两具道体便能做到的。”

????这么说着,谢必安收起黑剑,抬手将散落的黑发扎起,露出那张布满血迹的脸庞。

????虽说这一次破境失败了,可是谢必安却并不失望,境界虽然没有任何增长,可自己的实力却早已今非昔比。

????简单点儿来说,受过天地强压洗礼的谢必安若是再次面对之前的难心,根本就不需要费那么多手段,那原本看起来恐怖至极的巨斧,现在谢必安的剑也能做到。

????天地强压压制住了他的境界,但是也在此同时压缩了谢必安的各种力量,魂魄、血气、幽冥之气,都在强压之中有了一个质的飞跃,他早已不是那个普通的极境修士,现在的他凌驾于极境之下,半只脚踏入新的领域之中。

????收拾好自己的装束之后,谢必安这才深吸了一口气,一翻手取出了那面空境。

????空境之中便是藏有因果塔的小世界,那里是离开虚空监狱唯一的出口。

????谢必安随手一挥,在四周布下防御法阵,这道法阵在这虚空界内,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破开,即便是难心还建在,抡着大斧子转上无数圈也休想真正破开阵法。

????做完这一切之后,谢必安这才一步踏入,钻入那空境之中。

????空境小世界内,谢必安看这那座九层高塔,深吸了一口气,虽说现如今他的境界已经有了质的飞跃,可对于如何走出这里依旧毫无头绪,也不知道在这因果塔之中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