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0.自负

?热门推荐:
????他要不仅将他自己,还有再将他们所有圈养的人全部都烧死烧成灰!

????他可知道那些人,哪怕他们全死了,那些畜生也不会有点点愧疚。

????畜生只会怨他们身体不禁吃,可是,最让他崩溃的,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能力自杀!

????他熬了一个多月,看着自己身体再无其它肉!

????如果他有力气站起来,那么他会知道自己只剩一副骨头架子,轻飘飘的只不过是一个活着的骷髅。

????没想到,在他以为自己要抱着无尽仇恨,不甘死去时,他得救了,这是真的吗?

????躺在地上的男人,不断的眨着眼睛,想要看清楚安安的模样。

????不过他只能恍惚看到,那是一张很漂亮的面容,哪怕在这灰暗的空间里,那脸还会散发出如玉般的光泽。

????哪怕在末世,哪怕是进化者,也很少还能这般如末世前,甚至在末世前也属于养尊处优的模样。

????男子脸上显露出一个虚弱,却带着有些释然的笑容。

????这应当是个很强的进化者,不管是对方洁净的模样,还是那从容的气质,这是一个强者!

????而这时他还不如末世前一个幼儿的身体,在这般绝望的情况下,有一个强者来到这,就是他梦寐以求的!

????不管这人有什么目的,但是她方才会这般说,也应当不是和那些进化者一般。

????他经历世间最残酷的刑罚般,早就没了以前那般的天真,还带着一股自负。

????这时不管对方有什么想法,他都无所谓了,甚至他破罐子破摔。

????即使这人也是一个与之前进化者相比同样泯灭良知的人,哪怕也要割他的肉吃,他这身体也撑不了多久。

????如果对方还有些良知,那么他就恳求对方让他不要有痛苦的了解他。

????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,这个进化者是个木系异能者。

????哪怕这时他已经神智即将不清,也可以勉强感应到对方的木系异能,应当比之前的他更加强大的多。

????不过也是,能走到这,那些灭绝良知的进化者实力却也是不弱的,这人就应当更强!

????想明白的这些,男人心里痛快的大笑,果然报应啊!

????他心里在这绝望又痛快的笑着,对方却竟然对他出手,治愈了他。

????感觉到身体包裹在一片暖洋洋的温暖触感中,两行清泪不知不觉蜿蜒而出。

????他真的真的好久好久,恍惚一辈子,没有身体一片轻松温暖的感觉!

????这感觉真的好美好,似活在无尽黑暗中,一束温暖明亮的光芒包裹在身。

????瞧见对方是又哭又笑,又绝望,又带有希望的模样,安安也是心里一片复杂。

????眨了眨眼睛,安安微扬在身前的手一动,对着那人的脑袋缓缓的移至那人的下腿。

????二人隔着一些距离,安安那手掌迸射出一束绿光。

????随着安安手掌轻轻的移动,就似一束光芒不断的变得明亮,愈发耀眼,柔和的光芒洒在那人的身上,全身心的包裹。

????接着似有滋滋硫酸腐蚀声,那人身上流出点淡淡的血水,污水有清淡的血色,也有点点的灰黑色。

????“这是你身上的毒素?”

????收回手掌,虽然现在身体太过虚弱,哪怕异能再柔和,多了也会虚不受补。

????对方这身体也是濒临崩溃,一个不好,哪怕她有精神力精准的感应,也会预料不及的在她所来不及应对。

????毕竟对方身体一个崩塌,届时便是眨眼间,已经枯竭的丹田崩溃甚至炸裂。

????到时候她当然是快速的避开对方,而不是仗着那点同情,就不管不顾救人。

????哪怕再同情可怜对方,安安的理智谨慎也不会减少一丝。

????而在流转体内的异能平息下,安安看着那人身下的几趟灰黑色血水,有些不确定的问道。

????安安水木二系异能都是三阶,这时到了三阶,能量有突破性的变化,有种质变的感觉。

????所以哪怕安安的木系异能最初是以藤蔓的形势,但在质变以后,原本淡薄的治愈能力也有一个增强。

????虽然比不了同等级的专门治愈系异能,但在她三阶,治愈对方一个二阶虽然身体特别虚弱,丹田已经枯竭,也是有奇用。

????身体的痛苦瞬间消散大半,体内的木系异能感觉到更强大纯净的木系异能,也有些活跃起来。

????虽然还是半死不活,偶尔一个运转,更久停歇下。

????但是哪怕是一丝的异能,也可以让他身体犹如甘露流过。

????死白的面色泛过一缕红晕,男子终于勉强有点人味。

????听到安安的略有些疑问的话,男子倒是勉强从那身心极致舒畅中的感受回过神来。

????他强撑着坐直身体,眼睛眯着,眼神有些溃散,但还是极力望向安安,男子声音虚浮

????“这就是毒素……是那两个孩童般进化者异能融合所带出的毒素。

????我便是因为他们不断对我输入带毒素的能量,才会异能禁锢在体内,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!”

????“你是吃了他们的食物,然后昏迷过去,最后被关入这?”

????狭窄的空间,这时木门被打开,但也没有丝毫的光线可以传进来。

????安安一手伸到小小的口袋中,从空间取出不过一指长的电筒。

????一束光线亮起,在黑暗的空间,那当真是注入一抹光。

????光线对着头上的房顶,可是这么灰暗,哪怕不直面,男人还是被刺激得眼流泪水。

????但他确实和自己眼睛作对般,目光就直直的盯着那束光。

????光!

????待男子从激动的情绪中略微平静下,安安才对男人询问道。

????男子反应有些慢,安安话音落下片刻,才后知后觉点头道

????“我路过这,然后就碰上正要回村的那些进化者,最后他们就热情招待我。

????我想这周围没有其它落脚地,也就进来了,后来那进化者头领的母亲,拍着我的手就说我一个人走末世可怜心疼的话。

????我看对方那副特别和蔼的模样,就、心生感动!”

????暗无天日,每日挣扎,男子有些答非所问,说到“感动”更是咬牙切齿。

????安安也没催促,平静无波的听着男子发泄般说话。

????“后说这话,又见那老汉端给我一大碗白粥,我在外面走,一人都是吃些饼干泡面,也没有什么水。

????天天节省着,见了一大碗白粥端到脸前早就受不了,推了几次,还是端过就吃了。

????后来我在他们那村子走了一圈,来到他们那房子,又是一碗白粥下肚。

????然后再就没了意识不过来,最后就到这……”

????“你也说你是末世一个人走,怎么会如此没有警惕心?”

????听了男子的解释,安安眉头一皱,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????男人苦笑不已,“还是艺高人胆大,想着那些变异生物都这么突围……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