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:宁王府

?热门推荐:
????片刻,那白衣女已经跑到周恒的车前,撇了一眼车上悬挂的回春堂铜牌,女子郑重地跪倒。

????“秋娘还未请教贵人姓名,之后报恩无门甚为惶恐。”

????周恒将玉佩和帕子递给薛老大,示意他将东西还给女子。

????薛老大虽然有些不情不愿,还是接过来跳下车,将东西递给自称秋娘的女子。

????周恒朝着车窗,说道:

????“东西你拿着吧,无需感谢,医者仁心,只是见不得有人落魄而无法医治,望你也别生出其他心思,姓名就不必留了,薛大哥启程。”

????秋娘没有再多说什么,手捧着帕子跪拜在地,薛老大扬着鞭子,朝前面吼道:

????“启程!”

????随即前面的马车缓缓驶动,周恒将车窗的帘子放下,余光看到那单薄的身影甚是虔诚地三拜九叩。

????闭上眼睛,靠在车厢壁上,回想着整个过程,或许自己有些不近人情,不过这个秋娘出现的太巧合了,不免让人怀疑动机。

????朱筠墨和刘仁礼,一个是奉旨赴任,一个是奉旨回京,就自己一个闲人。

????这一路上如若来点儿香艳的偶遇,不单单是达官显贵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或许就是污点,这样的事儿,能杜绝还是要杜绝。

????甩甩头,抱着刘秀儿送他的手炉,裹紧身上的狐毛大氅,在车厢的一摇一晃中渐渐睡去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,周恒迷迷糊糊睡了好几觉,一阵吆喝声让他惊醒。

????“吁!”

????随即马车一晃,停了下来。

????周恒掀开窗上的帘子看看,窗外已经全部黑了下来,十几盏灯笼不断摇曳着,一个硕大红漆大门正好出现在眼前,上面宁王府三个烫金大字的木牌分外显眼。

????周恒赶紧丢下已经冷了的手炉,整理了一下衣衫和发髻,正好此时车门开了。

????“咱们到了,下车吧。”

????周恒缓步下车,见到朱筠墨和庞萧就在台阶上,周恒快步走过去,朝着朱筠墨抱拳施礼。

????“世子,要不我们去客栈休息吧,回春堂和灵山村的人太多,恐扰了宁王府的清净。”

????朱筠墨上下看看他,很不雅地翻了一个白眼,随即凑近周恒的耳朵,低声说道:

????“你是怕遇到我那位嫂子吧?”

????周恒顿了顿,看看朱筠墨,咧嘴笑了起来。

????“世子英明,周恒胆小怕事,来了京城俩眼一摸黑,还是免得惹祸上身。”

????朱筠墨突然伸手,一把扯住周恒的袖子。

????“少来,之前咋不说,现在说晚了,我们在通州的车马都是王府准备的,皇伯伯下了圣旨,她敢给我脸色看,这就是事儿,我还巴不得她搞事情呢!走,跟我回府,你那些药品都送去东院了,放心有人专门把守。”

????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周恒还能怎么推脱,反正在梅园也不是没跟着朱筠墨混吃混喝过,只是这回多带着三四十口罢了。

????回身看看没见到刘秀儿和苏晓晓,周恒低声问薛老大。

????“秀儿和苏五小姐呢?”

????“他们在刚刚直接去了苏将军府,还带着冬儿和盛儿,两个小的就喜欢跟着春桃,说是明日再过来。”

????周恒点点头,这里都是一帮老爷们,即便有张婶子几个妇人,秀儿和春桃还是觉得拘谨,去苏将军府也好。

????众人快步入内,王府内的管事早就跪在门口等着朱筠墨。

????见人进来,一脸见到亲爹般的笑容,赶紧问好。

????“喜迎世子回”

????朱筠墨只是嗯了一声,抬脚将挡在面前的人踢开。

????“都给本世子滚开,朱三福死哪儿去了,滚过来。”

????梅园的朱管家,早一步到王府了,就是为了提前安排朱筠墨的吃住,在人群后面朝赶紧屁颠儿屁颠儿地跑过来。

????“世子,奴婢在这儿呢。”

????“赶紧给所有人安排住处,一个个饿了一路了,抓紧让后厨安排吃食,早些休息,明日我们还有事儿,东院是否都腾空了?”

????朱三福赶紧施礼,“东院早就腾空了,各个屋子的炭火都生的暖烘烘的,就等着世子回来,至于周公子,安排了您隔壁的鹿苑,您跟着奴婢后面去吧?”

????朱筠墨没吭声,径直朝前走去,周恒仅仅跟上他,回身看了一眼薛老大,薛老大瞬间明白啥意思,朝着屈子平说道:

????“东西清点好,我陪着公子过去休息。”

????屈子平他们原本很紧张,不过看着世子对周恒的态度,一个个也没了最初的那份拘谨,赶紧笑呵呵地点头。

????顺着游廊朝后面的院落走,周恒的眼睛不断到处看,虽然已经入夜,整个王府内还是灯火通明,尤其这游廊两侧,地上的积雪都打扫过。

????绕了几绕,终于来到朱筠墨的院子前,周恒赶紧停住脚步。

????“世子,时间不早了,舟车劳顿,还是早些安歇,明日咱们还有要事要办。”

????朱筠墨一把抓住周恒的手臂,“走,先吃饭其他再说,此刻这宁王府就咱们,别的人都没在。”

????周恒一怔,抬头看了一眼庞萧,见他笑呵呵地看着自己,显然这事儿他早就知晓的,周恒也没再纠结,跟着朱筠墨进了房内。

????酒菜早已准备妥当,房间内确实烧的非常暖和,四个银炭的炭盆都架着炭笼摆在房内,朱筠墨脱了大氅丢给庞萧,周恒也将外面的大氅除去。

????净过手,周恒没有急着入席,而是站在靠窗的一个炭笼前微微沉思,庞萧递给周恒一盏茶。

????薛老大就站在后面,他也没有外袍,就一身回春堂特质的棉袍,此刻本分多了。

????“看来,萧伯早就知晓京中的事儿了?对了,孟孝友父子两个和那御医这会儿在哪儿?”

????庞萧脸上带着笑意,说道:

????“你不要担心,我回来路上已经让人先行入京,给张大人递了条子,这会儿那二人已经押解到大理寺关入大牢,至于那御医,暂时还关在宁王府内,御医还是要尽快见到张辅龄大人再作打算。”

????周恒松了一口气,庞萧接着说道:

????“虽然那位没再对梅园出手,不过清平县发生的事儿,她应该都知晓,皇上的口谕也不是什么秘密。再者早就派了朱三福回来整理院子,她借着祖母病重的由头,带着儿子去服侍了。”

????周恒点点头,这里水太深,一个搞不好就是万丈深渊,还是要谨慎些。

????“你们聊什么呢,快吃饭我这饿的不行。”

????此言一出,众人赶紧入坐,朱三福亲自在旁边朱筠墨布菜,刚吃了两口,朱筠墨端起一个杂物碟,将口中的一块肉吐了出来。

????“这是给人吃的?”

????周恒原本很饿,一听这句话瞬间没了胃口,将筷子放下,一脸幽怨地看向朱筠墨,未等他说话,朱三福已经赶紧拜倒。

????“世子息怒,这里的厨子都是原来的,口味上可能不合您的心意,明儿一早我就将人换掉如何?”

????朱筠墨摆摆手,“别全换掉?搞得我好想多不通人情似的,给我单独准备两个厨子就行,哎萧伯让人去准备火锅吧!这东西真是糟蹋吃食了,撤掉撤掉。”

????翌日清晨,周恒洗漱完毕,刚一出来,就看到屈子平还有德胜他们站在院子里面,似乎攀谈着什么。

????周恒赶紧走上前,“昨晚睡的如何?”

????几人都给周恒施礼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。

????“脚上沾了陆地,睡的就是踏实,房子都很暖和,师尊不要担心,今日我们要干什么?”

????周恒摆摆手,“你们今日先好好休整一下,我一会儿和萧伯去看看铺子,他们已经按照我们的图纸,将铺子改建了,不知进展如何。”

????他们几个一听,眼睛都放光,围着周恒一脸的祈求样子。

????“师尊,带我们去吧,我们也想看看京城的回春堂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????薛老大瞪起眼,“看什么看,让你们休息就好好休息,之后有的忙。”

????周恒看看众人,笑着说道:

????“薛大哥说得对,之后有的忙了,你们都去好好休息,屈子平你过来我有事儿单独吩咐。”

????屈子平赶紧凑过来,周恒压低声音说道:

????“换上一身衣衫,去京城的各大医馆药铺走一圈,我要知晓他们的药物大体价格,另外有哪家能开设伤科,能办妥吗?”

????屈子平点点头,脸上带着兴奋。

????“老板放心,这个我在行,一会儿我换一身行头,再装扮装扮,保证没人看出来我是谁。”

????周恒点点头,屈子平就是非常的机敏,这事儿也只能交给他来办。

????“切记,不要露出山东口音,之前教你们的京腔不是都练的不错,今后就这样说话,去吧。”

????这几个人都走了,周恒背着手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大氅,看看薛老大。

????“走,我们去找萧伯出门。”